一手拿精密刀具,一手揮灑油彩畫刀,兩岸成功企業家何宗烈,在事業有成之餘,重拾兒時的夢想,並轉化執業30多年的刀具,以刀彩作畫,2年半的時間,產出了200多幅油畫作品。非科班出身的他,不受學院派的框架,自由創作,獨樹一格的野獸派抽象畫表現形式,令人驚豔,被喻為是當代不可多得的畫壇新秀。

圖說:是兩岸成功的企業家,何宗烈到三年前才把賺錢的刀具轉為彩繪的畫刀,在創作的世界游刃有餘。(陳雯萍攝)

今天在文化中心至上館展出的何宗烈「留下痕跡」油彩創作個展,也是他105年開始畫油畫,如今57歲後,人生的第一場畫展。他說,從小就喜歡畫畫,不管是在地上、牆上、紙上,只要能畫就畫,他把畫畫當作吃飯一樣,而且在畫畫中找到最大的快樂。即連在軍中當兵,非美術系、設計系畢業的他,也自告奮勇,去彩繪碉堡、步槍。

圖說:57歲首次開個展,成功企業家何宗烈(左二)不僅「留下痕跡」,也被認為創立了油畫畫風的新典範。三位家人是他最大的支柱。(陳雯萍攝)

形容自學習畫的歷程已經超過50年,到105年才開始想以業餘畫家來作畫,何宗烈說,儘管是自學,但也要有一些美學與畫畫的基礎,所以,平時,他四處看畫展,導入美學概念,再試著去分析何謂美與不美,久而久之,對美,就有不同於他人的見解。

圖說:集理性與感性於一身的企業家兼藝術家,何宗烈的全家福,太太與一對兒女與他一起分享首次開個展的喜悅。(陳雯萍攝)

也許是因為自學,不受學院派的框架影響,破除理性的約束,而在感性抽象的世界,自由揮灑。他說,在創作的時候就是全然的放空,以「心靈」作畫,創作出無限的可能。

所以,看他的畫,不同的觀者心境,可以有不同的感受與解讀,讓畫作與觀者之間心靈對話,亞洲藝術家協會台灣分會副會長許一男即建議,他的畫作可以不要訂名稱,才不會影響觀者的看法,而能有更多的想像空間。

圖說:知名畫家許一男老師評何宗烈的創作,認為有無限張力,是不可多得的新秀,創新藝術創作典範。(陳雯萍攝)

許一男也形容何宗烈的創作特色,不只是大、滿、新而已,還承襲了巴洛克風的無形疆域,能夠把形與色去除,破除傳統框架,從許多名作中吸取成為自己的養份,自成點線面,包羅萬象,予人無限的張力。

圖說:亞洲藝術家協會台灣分會副會長許一男樂見何宗烈的創作風格,能在台灣出現。(陳雯萍攝)

而且在形色之外,還有自己的創意,有一點野獸派、自由派的當代表現感,具時尚的後現代主義的表現力,是令人欣喜也值得讚賞的新秀。許一男說,藝術可貴之處,就是不斷的創造,這是藝術新的價值,他樂見何宗烈這樣的創新作品能在台灣出現。

圖說:許一男認為何宗烈的創作,在形色之外,還有自己的創意風格與表現形式。(陳雯萍攝)

高雄水彩畫會前會長陳文龍表示,何宗烈透過畫刀刻畫生命中的奮鬥經驗,探索生命的喜怒哀樂,纖細中蘊含力量與強度,又有一種奇異又深刻的神秘特質,能帶領觀者進入心靈與經驗世界的互動層次。

圖說:高雄水彩畫會前會長陳文龍為個展寫序,他強調從何宗烈的創作中看到強度與力量,既有感性也有理性。(陳雯萍攝)

他也說,何宗烈的作品透露出「真」,因為沒拜過師,無師自通,「如果學過,沒人敢這樣畫,沒人這樣畫啦!但他敢,我欣賞他,至少他很真」,而且用功,又創作無數。其次,「他的畫面大部份均用原色,且不調色,就算有調色也是在畫布上進行,畫出來的感覺很浪漫,也很野獸,是又浪漫又野獸」。

陳文龍又說,他畫面的經營很多都做的很好,「每一張圖,都有一個故事,你只要細聽,他會跟你分享很多畫中的故事」。所以何宗烈自己命名是「留下痕跡」,「但我在序中,則為他寫出:這畫展是一場『生命的印痕』」。

圖說:陳文龍認為無師自通的何宗烈,創作作品很真,且既浪漫又野獸,而每一幅作品,都有說不完的故事。(陳雯萍攝)

高雄市美術研究學會榮譽理事長鄭勝揚積讚何宗烈的油畫作品,豐富多元且具高度的自發性。

藝術家洪政東老師則說,上帝要創作一個藝術家,很簡單,給他一枝筆,他就會變成藝術家,但是畫家要成為真正的藝術家,是要多少的萃練、磨難、辛苦與付出。何宗烈的作品中,有著非常豐富的喜怒哀樂,這都是他對生命的感悟;藝術重視的是色彩與線條,但有生命的畫是感性的,境由心生,才能隨心所欲,每一刀彩的揮灑,是他內心一層層疊積的感受,如果你能看得到,就能與畫對話。

因為感性與理性是不平行的,然而何宗烈的畫畫是感性的,他所做成功的事業則是理性的,但在他身上可以看見理性與感性俱在,「有相當豐富的感性與感情才能畫出這樣的畫,這種人在世界上很少見」。

圖說:藝術家洪政東老師形容成功企業家兼畫家的何宗烈,是集理性與感性於一身。(陳雯萍攝)

「他的畫,有時候像狂風驟雨,有時候像雨過天晴,有時候像野獸,有時候又很浪漫」,他說,很開心,上帝給他一枝筆,他竟然能在短短的時間創作出這麼豐富的作品,這是一般畫家做不到的是。「非常令人敬佩,也值得我向他學習。並預祝也再接再勵,未來能在世界發光」。  

圖說:洪政東老師形容何宗烈的畫,「有時候像狂風驟雨,有時候像雨過天晴,有時候像野獸,有時候又很浪漫」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洪政東老師形容何宗烈的畫,「有時候像狂風驟雨,有時候像雨過天晴,有時候像野獸,有時候又很浪漫」。(陳雯萍攝)

何宗烈則說,畫刀所留下的痕跡,有如處理事情講究輕重緩急的人生藝術哲學,展現不言可喻的力與美。他喜歡油彩在畫布上的碰撞與堆疊,有如人生道路上的各種驚喜,沒有什麼不可能,又是什麼都有可能。面對畫布,靈感一來如同文思泉湧,透過畫刀、畫筆,感性又兼具理性,一揮而就,或是乾了再畫再改,層層疊疊,好像承載著情話與纏綿。

圖說:何宗烈說,他喜歡油彩在畫布上的碰撞與堆疊,有如人生道路上的各種驚喜,沒有什麼不可能,又是什麼都有可能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說,畫刀所留下的痕跡,有如處理事情講究輕重緩急的人生藝術哲學。(陳雯萍攝)

以獨特線條符號與大膽色調,抽象地描繪出對生命的真理與堅持,並成立176藝文空間,誠如何宗烈所言:「讓內心的相,雲遊天地宇宙萬物間,快樂飛翔。」這個畫裡的抽象,來自於內在的心念,是對經歷過的生活,感動而激發出來的相。雖不是寫實、也不是半寫實,卻是內心深處的基石,是喜怒哀樂的另一種空間,藏於心中,表現於油彩畫布之上,留下痕跡。

圖說:何宗烈以獨特線條符號與大膽色調,抽象地描繪出對生命的真理與堅持。(陳雯萍攝)

像是巨幅畫作「童心」,他以鮮艷的色彩與多變化的線條揮灑,表現內心的純真。在「星空」作品中,他畫出滿天星星如銀河一般,他想像自己是外星人,要找回他小時候對天體外太空的許多想像。而在2018年創作唯兩張中的一張作品「挑燈夜戰」,他以層層疊疊的色塊,表現城市的夜晚,那種無人喧囂的寂靜,卻在左下角留下的白色,隱喻無數夜晚,萬人皆睡,獨留「那個還在挑燈夜戰作畫的自己」,他說是「別人在休息時我還在工作」,在畫他自己的心路歷程,而雖然獨醒,卻是樂在其中。

 

圖說:放在來賓簽到處的巨幅畫作「童心」(圖中),他以鮮艷的色彩與多變化的線條揮灑,表現內心的純真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創作的「星空」,是回到他兒時對天空、外太空的想像,當時,他以為自己是外星人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在這幅「挑燈夜戰」的作品中,他以層層疊疊的色塊,表現城市的夜晚,那種無人喧囂的寂靜,以左下角的白,表現「別人在休息時我還在工作」的情境與心境。(陳雯萍攝)

畫了這麼多畫,卻從來沒有賣過一張畫,他說:「我不賣畫,因為捨不得」,因為「要開心的畫,畫的開心,把畫分享給朋友就開心了!」他也說畫畫跟吃飯一樣,「畫吧!吃吧」,有興趣就開心。他並形容所有的創作,都是「我創造的生命,我賦與的生命」,是他在放空時,用心用感覺去畫的作品。何宗烈也說,「畫多了,自己就能突破」。

圖說:何宗烈形容所有的創作,都是「我創造的生命,我賦與的生命」。(陳雯萍攝)

至於創作的風格是什麼?他回答說,「我也不清楚,別人愛怎麼說,就讓別人去說吧!」顯然,他還是選擇做他自己,就像他的畫作一樣,自由自在!

這項展出的開幕式有著爆滿的人潮,顯見作為企業家的他的超高人氣,以及作為畫家,他作品的純熟與特殊性,所受到畫壇的矚目與重視。個展將展出至19日,歡迎大家利用春節期間前來觀賞。「留下痕跡」何宗烈油彩個展,創立了台灣美術創作的新典範,真的值得在春節期間來走走,開開眼界!(20190203)# 【Young News陳雯萍/高雄報導】

圖說:集理性與感性於一身,無師自通,非學院派的何宗烈,展現他的自由派畫風,時而浪漫,時而野獸。(陳雯萍攝) 

圖說:無師自通,非學院派的何宗烈,展現他的自由派畫風,時而浪漫,時而野獸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的油彩作品,此幅是所有作品中,比較稍微有形體表現感覺的一幅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於57歲才開始展出他生平第一次的個展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親朋好友、藝術家們來分享他開展的喜悅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親朋好友、藝術家們來分享他開展的喜悅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親朋好友、藝術家們來分享他開展的喜悅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親朋好友、藝術家們來分享他開展的喜悅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親朋好友、藝術家們來分享他開展的喜悅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親朋好友、藝術家們來分享他開展的喜悅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親朋好友、藝術家們來分享他開展的喜悅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親朋好友、藝術家們來分享他開展的喜悅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的個展,座無虛席,爆滿的人潮,也展現出企業家兼畫家的他的高人氣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高雄畫壇許多藝術家都前來共襄盛舉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高雄畫壇許多藝術家都前來共襄盛舉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無師自通,非學院派的何宗烈,展現他的自由派畫風,時而浪漫,時而野獸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無師自通,非學院派的何宗烈,展現他的自由派畫風,時而浪漫,時而野獸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無師自通,非學院派的何宗烈,展現他的自由派畫風,時而浪漫,時而野獸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無師自通,非學院派的何宗烈,展現他的自由派畫風,時而浪漫,時而野獸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無師自通,非學院派的何宗烈,展現他的自由派畫風,時而浪漫,時而野獸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無師自通,非學院派的何宗烈,展現他的自由派畫風,時而浪漫,時而野獸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在形與色之外,展現自己的創意,形成獨特的風格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在形與色之外,展現自己的創意,形成獨特的風格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在形與色之外,展現自己的創意,形成獨特的風格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在形與色之外,展現自己的創意,形成獨特的風格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以獨特線條符號與大膽色調,抽象地描繪出對生命的真理與堅持 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以獨特線條符號與大膽色調,抽象地描繪出對生命的真理與堅持 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以獨特線條符號與大膽色調,抽象地描繪出對生命的真理與堅持 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以獨特線條符號與大膽色調,抽象地描繪出對生命的真理與堅持 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以獨特線條符號與大膽色調,抽象地描繪出對生命的真理與堅持 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以獨特線條符號與大膽色調,抽象地描繪出對生命的真理與堅持 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以獨特線條符號與大膽色調,抽象地描繪出對生命的真理與堅持 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以獨特線條符號與大膽色調,抽象地描繪出對生命的真理與堅持 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以獨特線條符號與大膽色調,抽象地描繪出對生命的真理與堅持 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以獨特線條符號與大膽色調,抽象地描繪出對生命的真理與堅持 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以獨特線條符號與大膽色調,抽象地描繪出對生命的真理與堅持 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以獨特線條符號與大膽色調,抽象地描繪出對生命的真理與堅持 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以獨特線條符號與大膽色調,抽象地描繪出對生命的真理與堅持 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以獨特線條符號與大膽色調,抽象地描繪出對生命的真理與堅持 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在形與色之外,展現自己的創意,形成獨特的風格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在形與色之外,展現自己的創意,形成獨特的風格。(陳雯萍攝)

圖說:何宗烈在形與色之外,展現自己的創意,形成獨特的風格。(陳雯萍攝)

    漾新聞Young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